網站地圖中國期刊論文網歡迎廣大職稱論文發表的作者在本網站雜志投稿!
中國期刊論文網

 論文發表聯系我們

論文范文 李編輯
聯系微信:3456663429
免費電話:加QQ/微信可知
 當前位置:論文發表 > 論文范文參考 > 政治論文 > 【思想政治教育論文】圖像敘事:思想政治教育圖像的歷史與未來

【思想政治教育論文】圖像敘事:思想政治教育圖像的歷史與未來

發布時間:2019年02月11日 19:28:12    文章來源:耀炎論文網    作者:李編輯    閱讀:

導讀:這是一篇完整優秀的關于政治論文范文,這一篇論文共有10694字符,本篇題目是關于“【思想政治教育論文】圖像敘事:思想政治教育圖像的歷史與未來”的。實現“以小見大”;注重情感與敘事,實現“印象深刻”。

論文發表找李編輯【QQ/微信:3456663429】版面費低,出刊快!

摘要:圖像敘事是思想政治教育敘事的重要內容。一直以來,為增強思想政治教育效果,在開展思想政治教育過程當中,人們較為注重發揮思想政治教育圖像的敘事功能。

  伴隨著思想政治教育主題和任務的變化,隨著圖像技術的發展和改進,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從起步到繁榮,從傳統單一、物質、靜態和平面的圖像敘事,向數字化時代立體、非物質、互動、動態的圖像敘事演變。

  在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面臨“圖像濫化”“思維退化”“整體碎化”“詞語鈍化”的現實危機中,推動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轉向,需要注重文字與圖像,實現“圖文并茂”;注重過去與現在,實現“喜聞樂見”;注重整體與局部,實現“以小見大”;注重情感與敘事,實現“印象深刻”。


關鍵詞: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敘事圖像;歷史與未來
 

  一直以來,思想政治教育較為注重強調思想的引領性和灌輸性,忽視其過程和方式的轉向和改進,致使出現“配方陳舊”“工藝粗糙”“包裝不時尚”等現象問題,遭遇教育對象不愛聽、不想聽、不愿聽的現實境遇。

  這在一定層面上說明,思想政治教育的傳統敘事話語、敘事風格和敘事方式,需要轉向升級。敘事,結構主義強調要從構成事物整體的內在各要素的關聯上去考察事物和把握事物。

  羅蘭·巴特認為任何材料都適宜于敘事,可以是口頭或書面的有聲語言,也可以是固定或活動的畫面、手勢,也即文本敘事和圖像敘事。近年來,有關思想政治教育敘事問題的研究,引起學術界的關注。

  形成《文本·圖像·記憶:思想政治教育敘事轉向與社會認同》《紀念性空間與思想政治教育的發展》《思想政治教育敘事及其操作方法研究》等代表性的成果。

  人們在關注思想政治教育敘事的同時,對思想政治教育圖像的關注也日益興起,形成《思想政治教育的圖像化轉向》《論思想政治教育圖像的界限及實踐》等研究成果。

  但從研究的情況來看,對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的研究,忽視了從歷史的發展性和連貫性視角來考察。


一、圖像與敘事
 

  圖像,指各種圖形和影像,包括攝影、攝像、電視、電影等視像和插圖、漫畫、卡通等畫像。圖像作為媒介,具有敘事功能,能夠承載個人記憶、集體記憶和社會記憶的功能。

  從概念上講,圖像敘事是指“存在于人類文化系統中的、以多種傳播媒介為載體,尤其是以影視、繪畫、攝影、廣告等圖像符號為基本表意系統的敘事表達”。從人類歷史發展來看,運用圖像來進行敘事,由來已久。

  伯格在《觀看之道》中強調:“視覺早于文字”[1]。在寶鏡灣遺址中出現距今4000多年前的巖畫,對古人在海邊生活的真實寫照和圖騰崇拜等進行了敘事。

  此后從早期的象形文字到敦煌莫高窟壁畫到凌淵閣24功臣畫像到《清明上河圖》再到近代以來的照片和電影電視等,都是運用圖像敘事的典范。

  既然敘事主要包括文本敘事和圖像敘事,那么跟文本相比,圖像的最大特征便是可視化,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形象逼真,能夠透過“可視”來對客觀對象進行相似性、生動性的描述或寫真。

  給人直觀的視覺性感受,能夠引導人們對敘事的主題、內容等清晰表象和直接感官,感到形象、鮮明、生動有趣,表征著個體認知世界的方式由“思”轉向“觀看”。

  [2]這也就是荀況所說的“聞之而不見,雖博必謬”,也比如當我們看到天安門城樓懸掛特有的毛澤東畫像,直接能夠將直觀的視覺感受與心理的認同情感相互融合。

  從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構成的基本元素來看,圖像是核心和前提,那是否意味著“所有的圖像都能構成敘事”。當然,答案是否定的。

  正如約翰·薩考夫斯基認為:“攝影藝術本身是沒有辦法來敘事的”[3],“照片是按下快門一剎那間的紀錄,從正面來講,它的那一剎那的情況具有長久的意義,但從反面來看則既沒有解釋前因,也沒有預示后果,所以攝影未免欠缺一些敘事能力”[4]。

  圖像本身缺乏敘事能力,但要發揮它的敘事功能,則依賴于圖像的建構,尤其是對圖像按照敘事的邏輯進行編排,“一張照片不過是一個框架,隨著時間的推移,其系留處也就松開了臂膀。”

  [5]要讓這些“快門一剎”的照片發揮敘事的作用和功能,只有讓它漂移到一個模糊抽象的歷史概念之中,讓人進行各種各樣的解讀。

  “一切世界圖像都依賴于對于一定概念材料的條件性的選擇” [6]“每一種圖像都是邏輯圖像,邏輯形式是邏輯圖像的本質特征”[7]。

  當然,運用圖像進行敘事,除了要對圖像進行編排之外,還需要注重時代性,這一方面體現在每一時代賦予圖像敘事的主題和內容不同。

  比如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社會主義建設時期和改革開放時期,由于時代的主題和任務不同,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選取的素材和圍繞的話語體系截然不同。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時代的主題是為了喚醒人民積極參加革命,取得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

  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多是以革命性、動員性為主。“很簡單的一些標語、圖畫和講演,使得農民如同每個都進過一下子政治學校一樣,收效非常之廣而速。

  ”[8]而在社會主義建設時期,思想政治教育敘事的任務更多圍繞公民道德教育、家庭美德教育和職業道德教育,更多體現在道德規范養成和社會核心價值觀的培育與弘揚上;

  另一方面,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的時代性還體現在圖像敘事易受時代技術發展,尤其是圖像技術發展的限制影響。

  一個時代流行什么樣的圖像,或者什么樣的圖像技術成熟,直接決定圖像敘事選擇的途徑,也直接影響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的效果。


二、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的歷史發展
 

  從歷史來看,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的發展,是隨著圖像處理技術的發展而變化。從傳統單一、物質、靜態和平面的圖像敘事,向數字化時代立體、非物質、互動、動態的圖像敘事演變。

  清末民初,隨著大眾文化的興起,不少報紙為了吸引人和擴大傳播,在傳統主要是文字報道的同時,隨報奉送一種石印的畫頁,頓時抓住了不識字的人的眼球和需要,讓他們對時事新聞的了解和認識一目了然、耳目一新。

  這一“畫報”的產生和由來帶來的社會影響,很快被早期革命黨人抓住,成為宣傳和動員革命采取的主要形式和方式,廣泛地運動到義和團、辛亥革命、反袁斗爭和五四運動中,廣泛地用來當作反帝反封建的宣傳。

  在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過程當中,畫報也被廣泛吸收和學習。在陳獨秀、李漢俊等人發起創辦《勞動界》周刊中,為揭露資產階級壓榨工人的罪行和啟發工人覺悟,里面就插有形象生動的圖畫,畫面中的工人強壯魁梧、正義凌然,資產階級的嘴臉丑態畢露、虛偽狡詐。

  在北伐過程當中,鑒于“人民識字的程度非常低下,不及十分之一二,標語宣言,失其效力”[9]等革命現實境遇的認識,對圖像敘事的認識進一步增強,實現漫畫的革命和漫畫的北伐,中共上海區委宣傳部便認為畫報和歌曲是宣傳品中最有效的。[10]通過圖像敘事“一方面宣傳反帝,揭露軍閥的腐敗無能,一方面喚起了人民對革命的理解和信心”[11]。

  第一次土地革命時期,上海、廣東、江西、湖南、湖北等省總工會、農會先后創辦的《工人畫報》《農民畫報》《鐮刀畫報》《農民畫刊》《犁頭周報》等,出現《新軍閥蔣介石甘自向墳墓里探索前行》《國民黨之餌》《同志仍須努力》等漫畫作品,直接引發中央對圖像敘事革命的重視。

  1929年12月,《中國共產黨紅軍第四軍第九次代表大會決議案》明確要求:“軍政治部宣傳科的藝術股,應該充實起來,出版石印的或油印的畫報。為了充實軍藝股,應該把全軍繪畫人才集中工作。”

  [12]1932年12月,以圖像為完整思想政治教育敘事方式的《紅星畫報》創刊,以生動形象的畫面,講解軍事技術,宣傳政治理念,揭露國民黨的罪狀和罪惡。

  爾后,運用圖像來建構思想政治教育日愈增多,比如在延安時期,為體現黨的會議的隆重和莊重,建構主流意識形態話語,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毛澤東等革命導師和革命領袖的畫像被普遍運用。

  “今年春節,延安書店所發售的要人圖像中,毛氏的圖像不僅超過其他要人的圖像,而且是兩三倍的超過。”[13]

  新中國成立之后,一方面中國共產黨在全國范圍內建立政權,從局部執政到全國執政,為廣泛和普遍地運用圖像來建構思想政治教育敘事奠定保障,圖像敘事進一步普及,黨的重大歷史事件和領袖人物及思想路線方針政策的宣傳,都通過圖像敘事的方式進行;

  另一方面,隨著圖像技術的發展,中國共產黨運用圖像來建構思想政治教育敘事的方式實現創新性和多樣性發展。

  圖像敘事被廣泛地運用到舉辦的建黨、建軍、建國和辛亥革命、南昌起義、秋收起義等各類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的紀念活動中,廣泛地運用到抗美援朝、土地改革、社會主義改造、“三反五反”、改革開放等重大事件的政治動員當中,廣泛地運用到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等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宣傳當中。

  比如1953年創作而成的《開國大典》油畫,在進行嚴謹的寫實描繪中,將共和國成立的氣氛栩栩如生地展現出來,被譽為“共和國成立的藝術見證”。

  還比如1958年建成的人民英雄紀念碑,“虎門銷煙”“金田起義”“武昌起義”“五四運動”“五卅運動”“南昌起義”“抗日游擊戰爭”“勝利渡長江”等八幅巨型浮雕,

  按照歷史事件的時間先后順序生動演繹了鴉片戰爭以來中華民族復興之路的艱辛,生動詮釋“人民英雄永垂不朽”,令每一個到此參觀的人都肅然起敬,有效地起到愛國主義革命教育的作用。

  與民主革命時期不同的是,除了油畫、照片、畫冊等圖像敘事手段繼續被廣泛地運用到思想政治教育敘事過程當中,電影電視影像的廣泛運用,是這一時期的顯著特征。

  新中國成立之后,先后成立上海電影制片廠、八一電影制片廠、長春電影制片廠、西安電影制片廠和北京電影制片廠等著名的電影制作單位,

  先后形成《英雄虎膽》《林海雪原》《沖破黎明前的黑暗》《南征北戰》《地道戰》《地雷戰》《上甘嶺》《平原游擊隊》《太行山上》《八路軍》等大量優秀影視作品,不但豐富了人民群眾的文化生活,更實現了思想政治教育敘事目的,產生了巨大的社會影響。

  21世紀以來,伴隨著互聯網、新媒體技術的發展和“數字化時代”的到來,電視、電影、電子屏幕媒介等諸多形式為大眾構造了圖像化的世界。

  “文字讓人厭倦,讓人不過癮”,人們更多需要圖片來刺激眼球、激發求知欲,從2G到3G,從3G到4G、5G。

  紀念畫冊、紀念郵冊、歷史圖片展、電影、電視劇、視頻等被廣泛地運動到思想政治教育實踐中,尤其是通過舉辦圖片展來實現思想政治教育目的,成為思想政治教育敘事慣用的方式,

  比如上海“一大”舊址、南湖革命紀念館、母瑞山革命紀念館、六連嶺革命紀念館等紅色紀念空間,都有相應的歷史圖片展,將歷史事件的產生背景、由來和變化發展過程及背后潛藏的紅船精神、瓊崖革命精神等完整、直觀的敘說出來,讓人在參觀完之后,自然、不自然地受到教育,接受“洗禮”,增強記憶的認同。

  與此同時,黨的重大歷史事件、黨的重要人物英雄事跡、黨的重要理論和戰略布局、黨領導革命建設和改革所取得的成就和中國夢、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也都通過舉辦圖片展覽的敘事方式進行。

  比如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的時候,各地紛紛開展以黨的光輝歷程為主題的圖片展,將愛黨教育融入一張張圖片建構起的敘事中。

  此外,還涌現出《彭德懷元帥》《建黨偉業》《建軍偉業》《人民的名義》《厲害了我的國》等一大批優秀影像,進一步豐富思想政治教育敘事,增強思想政治教育效果。

  2017年暑期,恰逢中印洞朗對峙事件發生,電影《戰狼2》“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的敘事主題表達,不但讓自身票房獲得巨大的成功,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強了觀眾的愛國主義教育和國家民族自信。

  此外,光電混合等多維圖像處理技術被廣泛地運用到以紀念館、博物館、陳列館等為中心的公共歷史紀念空間當中,為來訪參觀者創設一種身臨其境和感同身受的“記憶之場”。

  十八大以來,網絡上流行的很多習大大的漫畫形象,更是展示了執政者的開明與開放,體現了公眾對領導人的愛戴。


三、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的現實危機
 

  雖然隨著圖像技術的發展,伴隨著圖像社會或視覺文化時代的來臨,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日益成為思想政治教育敘事的主要方式,尤其是學校開展思想政治教育和歷史紀念活動組織過程當中,圖像敘事運用更為普遍。

  但在人們驚呼“文字已死,讀圖時代已經到來”之時,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在現實中,也遭遇一些問題和挑戰。


第一,“圖像濫化”。
 

  早在1972年,E.H.貢布里希便發出“我們的時代是一個視覺時代,我們從早到晚都受到圖片的侵襲”[14]的感嘆。

  僅僅才不到半個世紀,網絡、電視等各種以圖像化作為表達和傳播特征的媒介占領了人類生活的各個領域,尤其是隨著智能手機、電腦等可移動終端的廣泛運用,圖像對于傳統社會的影響達到巔峰,人們更多習慣用視覺看圖、讀圖來認識新鮮事務。

  圖像化時代的到來對思想政治教育敘事的影響是一把雙刃劍,在數字化圖像時代,圖形的表達由原來的單一、物質、靜態和平面特征,轉向立體、非物質、互動、動態和聲光電混合。

  微電影、微視頻和電子相冊、電子畫冊也在抗擊傳統大電影、長視頻和物理相冊、物理畫冊,給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帶來更高的技術挑戰,甚至會造成一定程度的思想政治教育敘事危機。

  一方面,“讀圖時代”的瞬間信息和快餐式消費,亟需大量新鮮、新穎的圖像來博取人們的眼球,尤其是青年的眼球,使得當前許多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造成的效果和影響力出現短暫性和不可持續性特征,容易缺乏共性認同,容易出現“熱過頭”的現象;

  [15]另一方面,容易給人一種錯覺或者思維定勢,似乎任何敘事都必須圖文并茂,沒有圖片的敘事就不是完整的敘事。


第二,“思維退化”。
 

  從歷史發展來看,文字敘事與圖像敘事是敘事的兩種重要手段和方式。圖片的有著文字無法替代的優勢,優點是生動形象,信息量大,“一圖勝千言”,能把復雜的故事和艱澀的理論情景化,有時任何語言的描繪都無法企及,“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但圖像淺顯易懂,把大量的時間消耗在讀圖上,容易造成人的閱讀水平和思維能力的低下,無法再造想象。

  一段時間網絡上流行的“一張圖讀懂”現象,比如《一圖讀懂黨代會報告》《一張圖讀懂一帶一路》《一張圖讀懂2015年宏觀經濟數據》《一張圖讀懂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一張圖讀懂河長制》等,用直觀、簡潔的方式,將所需要開展思想政治教育的內容展現給教育對象面前,有效地擴大宣傳教育的效果。

  但問題的另一方面,人們在讀圖的時候,畫面一個接一個,讓你來不及分析,沒有時間思考,更不可能深入思考,進而對敘事的內容形成快餐式消費,囫圇吞棗,造成思維的退化,回到低智力時代。

  尤其是僅僅試圖通過一張圖來宣傳、了解和認識黨和國家等各類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往往容易引起對政策認識、理解的教條、片面、粗淺和低級。


第三,“整體碎化”。
 

  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碎片化”的發展,一方面,包含自身敘事內容變化面臨的挑戰。在過去革命的年代,思想政治教育的主要目的是喚醒人們革命的意識和開展革命動員,在選擇敘事圖像的過程當中,相對較為容易。

  比如為了開展革命主義和愛國主義教育,選取革命英雄和民族英雄的圖像便能實現敘事的目標。但如今,思想政治教育敘事目的更多體現在社會思想、道德、行為規范的引導,所選取的圖像既要體現思想政治教育目的,又要充分體現社會大眾的廣泛接受性。

  大眾化的敘事內容和話語思維轉換,給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的圖像識別、處理和增強帶來巨大的挑戰。尤其是在社會大眾生活趨于去中心化、碎片化、零散化和即時化的情況下,有經典意義、開創意義、引領意義的圖像敘事難以被建構起來;

  另一方面,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數字技術、網絡技術、傳輸技術的大量應用,大大強化了受眾作為傳播個體處理信息的能力,碎片化現象不但讓受眾群體細分呈現為碎片化現象,也引發著受眾個性化的信息需求,

  整個網絡傳播呈現為碎片化語境,不在追求整體性、系統性的認知和追求,只見樹木,不見森林。近來“抖音”現象的出現和流行,在一定程度上折射此問題。


第四,“詞語鈍化”。
 

  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的核心在于圖像,但在圖像泛濫的背景下,尤其是微生活的潮流背景當中,人們習慣于識圖、看圖、讀圖、玩圖,不習慣、也不喜歡關注文字,更不喜歡從事文字工作,比如網絡上經常出現“我從不閱讀,只是看看圖像而已”的言語。

  但只習慣看圖,“熄滅了文字與新狀況碰撞下所迸放的火花”,往往容易造成人的文字技能下滑,造成人的詞語鈍化,走馬觀花,應接不暇。

  比如現在許多大學生,雖然能夠制作出精美的小視頻,拍攝出美麗驚艷的照片,但詞語運用能力較為匱乏。“不善言語”和“辭藻的千篇一律”是讀圖時代帶來的不可不重視的問題。


四、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的未來轉向
 

  透過現象看本質,從當前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面臨的現實危機來看,“圖像濫化”“思維退化”“整體碎化”“詞語鈍化”等背后體現的更多是“敘事”的危機。

  當然,這并不代表“圖像”不能夠“敘事了”,而是如何更好地“敘好事”的問題。為此,從歷史發展規律的角度來審視思想政治教育圖像的未來發展,需要注重推動從圖像敘事到敘事圖像的轉向。


第一,注重文字與圖像,實現“圖文并茂”。
 

  從20世紀初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誕生的背景來看,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是中國人民識字率不高和各地方言不一的問題,演講報告、宣傳橫幅、宣傳標語和宣傳冊等文本敘事對不同地域、不同方言,容易造成“所用的成語,如軍閥、貪官、打倒等,亦須反復解釋”[16]的局面。

  而往往所用的漫畫、照片、墻畫、油畫、畫報等更能引起人們的圍觀和深入人心。在時代的發展和社會進步之下,不同地域、不同方言和識字率低等困擾思想政治教育敘事的問題已得到根本性解決。

  當前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面臨的問題,不但是需要引起人們的關注、“博眼球”,更應當讓我們用來建構敘事的圖像能夠“入腦入心”,不是僅僅停留在“走馬觀花”的層面,而是受到啟發,引發思考,不但使其“內化于心”,更能“外化于行”。

  這就需要善于將文字敘事與圖像敘事的結合,實現無縫對接,“圖文并茂”地將思想政治教育敘事的目的和內容展示出來,實現習近平總書記要求的“用栩栩如生的作品形象告訴人們什么是應該肯定和贊揚的,什么是必須反對和否定的”的目的。


第二,注重過去與現在,實現“喜聞樂見”。
 

  從現有的思想政治教育圖像的內容來看,過去的,尤其是革命戰爭年代的圖像明顯多于當前的圖像。革命時期發生的歷史事件、英雄人物和戰爭場面,留下豐富的圖像素材。

  為此,在運用圖像來建構思想政治教育敘事過程當中,人們更多習慣于運用歷史圖片展等方式進行。當然,敘述過去,開展革命教育、和平教育和歷史教育是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內容。

  然隨著時代的變化,當前思想政治教育肩負的主要任務更多是體現在思想觀念、政治觀點、道德規范層面對成員施加有目的、有計劃、有組織的影響,也就是經常說的思想教育、政治教育和道德教育。

  因此,在運用圖像進行思想政治教育敘事建構的過程當中,針對思想政治教育主要任務的變化和情境的變化,對圖像內容的歷史跟進,是當前發揮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效果所應當關心的問題。

  思想政治教育圖像的建構,內容重心應當注重從“第一個百年”敘事向“第二百年”敘事的轉向,從革命的敘事向建設、改革的敘事轉向,要多用老百姓喜聞樂見、耳濡目染的圖像內容來增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第三,注重整體與局部,實現“以小見大”。
 

  與讀圖時代伴隨而來的是微文化,兩者匯聚,極大地改變和影響人們生活方式和生活習慣。依靠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等移動通信終端,通過微信、微博、QQ、公眾號等自媒體平臺,運用文字、語音、視頻和圖像等多種形式進行實時互動的交流和傳遞,具有“短、平、快”的顯著特點。

  [17]近年來,應對“微時代”的影響,思想政治教育主動跟進,尤其是思想政治教育圖像在“微時代”獲得長足的發展。

  但是后現代性下的微時代、微文化帶來的性格張揚下的人格淪陷、碎片閱讀下的文化祛魅、主體缺場下的價值迷失、群體極化下的認同危機等社會和個人風險,具有不可估量的巨大摧毀力。

  [18]為此,在未來的思想政治教育圖像的建構和敘事過程當中,如何讓其既符合微時代特征,又謹防“碎片化”風險,是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發展的趨勢和面臨的挑戰。

  當然,在這個過程當中,需要注重建構圖像的整體與局部關系,掌握微話語,建好微時代的敘事場,提升思想政治教育話語內容的傳遞實效,實現思想政治教育的預定目標。[19]


第四,注重情感與敘事,實現“印象深刻”。
 

  圖像敘事的優點是能讓受眾感受到視覺的美感和震撼,但思想政治教育的目的并不僅僅是需要達到“博眼球”的效果,更為重要的是要增強受眾的認知認同、價值認可和思想認同,要實現心靈的共鳴、情感的共鳴、心理的認同,讓人賞心悅目,心悅誠服。

  比如當前全國上下積極開展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通過豐富多彩的核心價值觀宣傳畫、VCR、電影等圖像,有效提升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內容社會知曉率,不少城市在創建全國文明城市的過程當中,

  都表述市民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宣傳普及和知曉率達到95%以上,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的重點在于培育和踐行。

  為此,在運用圖像建構思想政治教育敘事過程當中,除了要發揮圖像敘事的視角特征之外,要以人為中心,突出人的主體性和主體地位,要讓受眾不但會被敘事的圖像吸引過來,更要被敘事的圖像所打動。

  還比如在開展和平教育過程當中,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以大量的珍貴歷史照片、實物和影像資料,翔實地揭露了日軍在南京犯下的滔天罪行,再加上整個紀念館的布置,以“生與死”“痛與恨”等為主題,“白骨為證、廢墟為碑”,

  讓每一個參觀的人不但視覺震撼,更是受到心靈的觸動,對和平來之不易和民族振興、國家富強的中國夢有更加深刻的認識。


五、結語
 

  總而言之,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作為思想政治教育敘事的重要內容,從過去建構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的模式來看,關鍵在于發揮圖像的敘事功能,使其能夠更好地為思想政治教育目的服務,以圖像為核心,

  進而建構起從敘事到圖像到敘事的模式,為實現思想政治教育敘事目的、增強敘事效果,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百年嬗變,隨著圖像技術的發展改進,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從起步到繁榮,從傳統單一、物質、靜態和平面的圖像敘事,向數字化時代立體、非物質、互動、動態的圖像敘事演變,

  當前由“圖像敘事”不是少了而是多了引發的“圖像濫化”“思維退化”“整體碎化”“詞語鈍化”等現實性問題,推動思想政治教育圖像敘事的轉向勢在必行。

  也就是如何從當前思想政治教育敘事主題和任務角度出發,重構有價值、有經典、有代表性、有內涵的圖像。這也就是說,如何重構敘事圖像,是未來思想政治教育圖像的發展,應當著重考慮的問題和方向。


參考文獻
 

  [1][英]約翰·伯格.觀看之道[M].戴行鉞,譯.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7:1.

  [2]周琪.思想政治教育的圖像化轉向[J].思想理論教育,2017(1):53.

  [3][4][美]李元.談美國攝影「M].北京:中國攝影出版社,2001:26,25.

  [5][美]蘇珊·桑塔格.論攝影「M].艾紅華,毛建雄,譯.長沙:湖南美術出版社,199:987.

  [6][波]沙夫.馬克思列寧主義真理論的若干問題[M].上海: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61:320.

  [7]一百五十年大變化[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325.

  [8]毛澤東選集(合訂本)[M].北京:人民出版杜,1964:35.

  [9]曾廣興,王全營.北伐戰爭在河南[M].鄭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85:332.

  [10]中央檔案館,上海市檔案館.上海革命歷史文件匯集3[Z].北京:中央檔案館,上海:上海市檔案館,1988:94.

  [11]畢克官,黃遠林.中國漫畫史[M].北京:文化藝術出版社,1986:69-70.

  [12]中共龍巖市委黨史研究室編.閩西紅色縱覽[M].北京:中央黨史出版社,2013:325-326.

  [13]焦金波.延安時期馬克思主義大眾化研究[M].南寧:廣西人民出版社,2014:67.

  [14]龍迪勇.圖像敘事:空間的時間化[J].江西社會科學,2007(9):39.

  [15]溫小平.文本·圖像·記憶:思想政治教育敘事轉向與社會認同[J].思想教育研究,2017(8):28.

  [16]曾廣興,王全營.北伐戰爭在河南[M].鄭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85.327.

  [17]劉文佳.“微文化”:當下文化之名片[Z].中國青年報,2015-01-05(2).

  [18]蒲清平,張偉莉,趙楠.微文化:特征、風險與價值引領[J].中國青年研究,2016(1):66.

  [19]向緒偉,向望梅.論思想政治教育話語場的本質[J].思想政治教育研究,2016(3):48.

 

本文來源:http://www.jnzhgk.com/zhengzhi-lunwen/240.html

 

版權聲明:以上文章中所選用的圖片及文字來源于網絡以及用戶投稿,由于未聯系到知識產權人或未發現有關知識產權的登記,如有知識產權人并不愿意我們使用,如果有侵權請立即聯系:3456663429@qq.com,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QQ在線編輯

  • 在線咨詢
  • 論文發表

服務熱線

展開
色欲香天天综合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