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中國期刊論文網歡迎廣大職稱論文發表的作者在本網站雜志投稿!
中國期刊論文網

 論文發表聯系我們

論文范文 李編輯
聯系微信:3456663429
免費電話:加QQ/微信可知
 當前位置:論文發表 > 論文范文參考 > 政治論文 > 新型農村社區黨組織組織力提升的建議

新型農村社區黨組織組織力提升的建議

發布時間:2019年09月19日 11:13:52    文章來源:耀炎論文網    作者:白玉 趙曉霞    閱讀:

導讀:這是一篇完整優秀的關于政治論文范文,這一篇論文共有6026字符,本篇題目是關于“新型農村社區黨組織組織力提升的建議”的。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是進一步促進新型農村社區穩步發展的根本所在。

論文發表找李編輯【QQ/微信:3456663429】版面費低,出刊快!

隨著經濟發展和新型城鎮化的快速推進,我國城鄉二元經濟結構所產生的消極影響已不容忽視,相對于城市社區而言,農村社區的發展相對滯后、公共服務資源匱乏等問題凸顯。從現實來看,農村社區發展的“內卷化”趨勢已不可避免,城鄉差距明顯。鑒于此,從體制突破的角度開展新型農村社區建設成為了實現農村地區快速發展,縮小城鄉差距的重要內生式手段。由此,自2006年10月,黨的十六屆六中全會首次明確提出“農村社區建設”以來,在黨的領導下,新型農村社區,這一“打破原有村莊的地域界限,依照城市社區的居住方式將原有村莊重新規劃改造或者將兩個或兩個以上村莊合并建設而形成的現代社會生活共同體”[1],在各地積極地建設下蓬勃發展。在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全面加強社區黨組織建設,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是進一步促進新型農村社區穩步發展的根本所在。

一、組織力提升面臨的基本問題

社區黨組織作為黨組織體系中的基本單元,是黨聯系基層群眾的重要終端。對于新型農村社區黨組織而言,“能不能真正把群眾緊密團結在自己周圍,能不能讓群眾始終跟著自己去實現目標”,這“取決于基層黨組織的影響力、號召力、凝聚力和組織力,其中組織力是基礎和關鍵。”[2]黨的十九大強調要加強社區治理體系建設,下移社會治理重心。然而,需要正視的是當下“基層黨建存在薄弱環節,鄉村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亟待強化。”[3]基于培根固本的初衷,新時代新型農村社區的黨組織建設必須堅持“突出政治功能,重點是提升組織力”[4],方能將社區黨組織建設成堅強的戰斗堡壘,成為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實現黨的決策部署的前沿陣地和堅實基礎。

(一)新型農村社區黨組織政治領導核心存在移位

《村委會組織法》闡明了農村基層黨組織在農村發揮的是核心引領作用。2018憲法修正案更將“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寫入憲法。但是基于制度安排下的傳統農村社區重構之后,新的社區黨組織在政治功能方面正式接力前者,但是在實際工作的開展過程中,原村黨組織承擔的部分行政職責在新型農村社區成立后沒有與新成立黨組織順利交接,社區治理與社區服務間出現了較大空隙,新型農村社區在人力、財力、物力等方面很大程度上仍依靠于原村黨組織,新型農村社區黨組織的獨立主體地位表現不夠充分,黨建模式亟待創新。另外,重構之后的黨組織陷入了具體的、繁瑣的行政事務之中,不能抽身顧及自身組織建設,其政治功能無法充分體現。特別是在有成立社區管委會的地區,不僅社區村民委員會的自治功能被管委會主導,基層黨組織的政治、思想和組織領導功能也被其替代。盡管在具體實踐中,新型農村社區黨組織成員除了有本職工作,還擔任管委會或村委會的部分職責,但卻不能有效落實職責,反而致使基層黨組織的政治地位受到挑戰。

(二)新型農村社區黨組織隊伍戰斗力整體較薄弱

隨著農村社會結構的變革,新型農村社區黨組織隊伍建設效果有待優化。首先,社區黨組織現有隊伍整體戰斗力有待加強,其中以老年人居多,他們一般學歷不高,對新理念、新思想的接受程度較低。社區黨組織內部擁有專業能力的人才偏少,且部分黨員缺乏創新意識。當前,部分黨員服務意識還較淡薄,對社區群眾的呼聲和反映重視度不夠,與群眾的溝通聯系明顯不足,黨員隊伍中的黨性修養、兩個維護、四個意識有待進一步加強。其次,社區黨組織隊伍建設途徑單一,社區黨組織多采用內培式的“造血”手段實現隊伍的更迭,但既有的選擇空間有限,加之部分青年積極性不高、意愿不強,往往造成隊伍力量單薄。盡管在黨組織隊伍建設方面,社區政府也鼓勵當地大學生、優秀退伍軍人等踴躍參加,但鑒于外引的政策執行力、外引成本以及宣傳的方式問題,通過“輸血”途徑還是難以實現隊伍“革命化、年輕化、知識化、專業化”。最后,現有黨組織隊伍能力建設投入不足,“三會一課”執行力度有待加強,部分黨內民主存在“形式主義”、“痕跡主義”,缺乏行之有效的制約監督機制。因此,加強和完善黨組織隊伍建設勢在必行。

二、組織力提升的基本途徑:“內外兼修”

新型農村社區與傳統農村社區不同之處在于,前者具有更高程度的開放性、包容性,更具發展潛力,但這也意味著社區黨組織在處理本社區建設和發展過程中遇到的問題更復雜。由此,提升社區黨組織組織力就變得迫切和必要。在強調政治領導地位,突出政治功能的前提下,以“內外兼修”為依循對社區黨組織組織力進行優化改造是組織力提升的基本途徑。

(一)創新黨建格局:健全組織體制與運行機制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指出,要“健全黨的基層組織體系,充分發揮基層黨組織的戰斗堡壘作用”[5],黨的十九大也強調要加強基層黨組織建設。在傳統農村社區,村兩委“一肩挑”在一定程度上導致村民自治性減弱,村委成為“行政”機構。村委與村內其他經濟組織、行(協)會之間是垂直領導關系。但在新型農村社區建設和治理過程中,由于背景不盡相同的社區群眾通過政策導向聚集為一體,拓展了社區的社會關系。新型農村社區除了兼具部分傳統農村社區、城市社區特征之外還擁有自身本質屬性。因此,“傳統村莊社區的治理結構很難適應現代新型農村社區發展的要求。”[6]故而,建立健全社區黨組織組織體制與運行機制,不僅順應了新型農村社區的發展要求,也是社區黨組織組織力得以提升的必然要求。

新型農村社區黨組織黨建格局應更寬泛,除了建立社區黨總支,還應將黨組織的設置橫向到邊,垂直到底。具體來說,除了社區黨總支,盡可能在社區內部創設功能型黨組織。在社區范圍內設置“企業黨支部”、“行(協)會黨支部”等,由此擴大黨組織的政治領導根基,同時,在社區范圍內設置網格化黨組織,形成“線”(街道)到“點”(小區)的黨支部—黨小組的組織設置模式,將網格化的社區治理職責落實到具體的黨員、志愿者肩上,實現社區治理的精細化。最終打破條塊分離的傳統格局,形成社區黨總支—黨支部(黨小組)式的黨組織結構,構建“社區黨組織為核心、社區全體黨員為主體、駐區單位黨組織和‘兩新黨組織積極參與的社區大黨建格局。”[7]

在社區大黨建格局形成的前提下,確保其內部組織有效運轉、均衡發展需要運行機制的保障。如創設“同心圓”式工作運行機制,將“社區黨組織定義為‘核心層,把共駐單位黨組織定義為‘連心層,把社區的文體類、服務類、自治類等志愿組織進行融合,使社團黨組織成為‘貼心層”[8],三層黨組織同軌運行,形成合力,既能擔負各自職責,也能深化社區治理合作,使得工作運行有的放矢。從而在實踐中能夠保障社情民意上傳的暢通和社區群眾內部矛盾的及時解決,為優化社區黨組織的治理形式、完善其服務職能、促進黨群關系的良好發展奠定基礎。

(二)能位匹配:完善組織隊伍建設

新型農村社區黨組織隊伍整體素質決定了其在開展實際工作時的創造力、戰斗力。然而當前,社區黨組織隊伍建設卻不甚理想。而要優化黨組織隊伍建設,就必須要恪守能位匹配原則,使黨員的個人能力與所在職位之間相契合。

首先,選優黨組織帶頭人,使德才兼備者得堪以重任。“著力打造一支政治強、業務精、敢擔當、作風正的高素質帶頭人隊伍。”[9]在進行社區黨組織選舉時,要創立新選舉方式方法,做好基礎配套工作,“輸血”與“造血”并重,將工作有能力、對群眾有感情、政治素質過硬的黨員選入社區黨委班子,按照德才兼備的標準選出群眾心目中的帶頭人,不僅真正實現了能位匹配,配強了社區黨組織“領頭雁”,還能深化黨和群眾的關系。

其次,加強社區黨組織隊伍的理論學習及其他相關培訓。通過貫徹執行“三會一課”、組織生活會、談心談話等制度和開展外出見習、工作交流等活動,使黨員得以掌握黨建工作的相關內容、了解黨組織各項紀律和規章制度、增強黨員的黨性意識和理想信念,以此確保黨組織成員的能力在經濟、社會快速發展的今天能夠與時俱進,滿足黨組織對優秀成員的要求。

最后,充分執行黨的紀律制度,運用激勵、監督、考評機制。十九大報告強調對于黨員干部要“堅持嚴管和厚愛結合、激勵和約束并重。”[10]加強對黨組織隊伍履職效果的激勵、監督、考評是始終保持能位匹配的重要手段,一支組織力強大的隊伍是要經受時間和實踐的檢驗的,始終謹記使命,自覺接受監督才能保證黨組織隊伍在思想和行動上保持一致,才能始終奉獻于人民。

(三)拓展權威接受論:組織與群眾有效“共振”

社會系統學派創立者巴納德認為,如果管理人員向下級人員發出的帶有指令性的溝通信息被接受,對于管理者而言,其管理權威就被遵從和成立了,但如果下級人員不接受此項指令,則此項權力被視為無效。根據巴納德的權威接受理論,將其拓展到新型農村社區治理范圍,可見,基層黨組織是否具有權威性,其組織力能否提升、政治引領作用能否順利發揮,關鍵在于社區群眾對其的態度—支持、反對,亦或中立。只有得到社區群眾認可、支持、參與,社區黨組織才能開展具體工作,踐行黨的群眾路線,履行黨員義務、完成黨的宗旨。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更加自覺地維護人民利益,堅決反對一切損害人民利益、脫離群眾的行為”[11]。對于加強社區治理,2018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上海考察時強調,“既要發揮基層黨組織的領導作用,也要發揮居民自治功能,把社區居民積極性、主動性調動起來,做到人人參與、人人負責、人人奉獻、人人共享。”[12]因為只有當社區黨組織在完善其政治領導功能與提升社區群眾參與社區治理水平之間求得最佳值,“適時適度地調頻這二者之間的相互共振,奏出政治上的協調”[13],方能穩固社區黨組織的領導核心地位,提升其組織力。而促成社區黨組織與群眾形成有效“共振”,就需要深刻踐行黨的宗旨和原則。

其次,變革“官治民附”的政治傳統是加強社區黨組織與群眾聯系的重要手段。在我國社會發展進程中,民眾往往單一地服從于政令,最終淪為政治附庸。以往的社會歷史抹滅了人民群眾的主體性。在新型農村社區治理過程中,社區黨組織擺正姿態,主動縮小與群眾之間的“權力距離”,會使群眾自覺參與社區治理工作,主動加強與社區黨組織的親密聯系,為黨組織出謀劃策和實施必要監督。

最后,創新社區黨組織工作載體、增強黨組織的號召力和凝聚力是保證社區黨組織與群眾能夠始終緊密相聯、黨組織工作能夠深入開展的可靠保證。創新社區黨組織工作載體,需要充分發揮黨員主觀能動性,通過構建智慧黨建平臺,推動“互聯網+”與社區黨建相融,舉辦主題黨日活動以及開展廉政教育、紅色教育,黨員主動深入扶貧一線并密切聯系困難群眾等新型工作方式,從而進一步增強黨組織與群眾的血脈聯系。

三、衡量組織力提升的基本標準:以人民為中心

加強新型農村社區黨組織建設,提升黨組織組織力是黨從國情出發,立足根本,堅持運用群眾史觀對待當前實際情況的自覺使然,也為衡量組織力提升提供了最直接的標準—是否為人民謀幸福。黨的十九大鮮明指出:“人民是歷史的創造者,是決定黨和國家前途命運的根本力量。”[14]“我們黨來自人民、植根人民、服務人民,一旦脫離群眾,就會失去生命力。”[15]為人民謀幸福,單有一顆“赤子”之心是遠遠不夠的,人民的幸福歸根到底應當是“看得見”、“摸得著”的。

《尚書》有言:“民惟邦本,本固邦寧。”習近平總書記在歷次的講話中也多次強調這一中華文化的核心理念以及黨執政興國的理論基礎。他曾深刻指出,“民心是最大的政治”。[16]歷史和現實的經驗也充分證明,只有得到人民群眾的肯定,一個政黨,一個國家才會永葆生機。新型農村社區黨組織作為黨組織體系中的神經末梢,能更直接、更深入地和社區群眾保持密切聯系并服務于社區群眾。黨的十九大更指出,“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17]在社區治理中,就是想方設法讓群眾過上好日子,提升群眾的幸福感和獲得感。

參考文獻:

[1]閆文秀,李善峰.新型農村社區共同體何以可能?—中國農村社區建設十年反思與展望(2006—2016)[J].山東社會科學,2017(12):106-115.

[2]戴焰軍.堅持全面從嚴治黨[J].理論與改革,2018(1):1-8.

[3][4]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N].人民日報,2018-02-05(01).

[5]中共中央.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N].人民日報,2013-11-16(03).

[6]李增元.協同治理及其在當代農村社區治理中的應用[J].學習與實踐,2013(12):98-106.

[7]崔建平.農村社區黨建:農村基層黨建的新路徑[J].科學社會主義,2012(02):65-67.

[8]陸玉珍.創新黨建工作推動社區治理[J].中共鄭州市委黨校學報,2017(05):19-22.

[9]王樂新.提升基層黨組織的組織力[N].中國組織人事報,2017-11-22(006).

[10][11][14][15][17]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N].人民日報,2017-10-28(01).

[12]習近平.堅定改革開放再出發信心和決心加快提升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N].人民日報,2018-11-08(01).

[13][美]塞繆爾·亨廷頓.變化社會中的政治秩序[M].北京:三聯書店,1989:5.

[16]習近平.在第十八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N].人民日報,2016-05-03(02).

作 者:白 玉,四川農業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碩士研究生

趙曉霞,四川農業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

責任編輯:胡 越

 

本文來源:http://www.jnzhgk.com/zhengzhi-lunwen/1383.html

 

版權聲明:以上文章中所選用的圖片及文字來源于網絡以及用戶投稿,由于未聯系到知識產權人或未發現有關知識產權的登記,如有知識產權人并不愿意我們使用,如果有侵權請立即聯系:3456663429@qq.com,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QQ在線編輯

  • 在線咨詢
  • 論文發表

服務熱線

展開
色欲香天天综合网站